黄大仙讲六合

药芹香干、芹菜饺子 药芹:可当菜肴,也可入药
更新时间:2019-01-23

制馅、凉拌、爆炒

“药芹喝起水来是惊人的,得天天浇,浇个把星期,药芹种子睡醒了,纷纷伸着勤腰探头探脑地从土里冒出来。”“十天半个月后,药芹要移栽了,一分田的秧苗可移栽到半亩。”“白露连着金风玉露扑面而来。清晨,太阳还没爬起来,男人就爬起来了,骑着三轮车下田了,药芹已经长大,今天是第一次上市。”

药芹是扬州老百姓最常吃、也最爱吃的蔬菜之一。在扬州,种植药芹的农夫很多,比喻之前的曲江街道施井村,好多农夫家里都有药芹田。药芹可做的菜也很多,凉拌、清炒,以及做成水饺馅、烧饼馅。“药芹虽还不制成药,但其药膳功效,对良多疾病还是很有效的。”市中医院耳鼻喉中医博士袁媛表示。

扬州始终有种植药芹的传统

扬州将药芹做出美味佳肴

药芹好吃,吃法也特殊多,遇到会吃会做的扬州人,更能变成一道道可口的菜肴出来。年过八旬的老扬州陈金龙至今仍记得,童年家住教场,有卖擦酥烧饼的烧饼店,做出来的擦酥烧饼有好多品种,其中有一种名为药芹豌豆,味道特别鲜香。

平实的文字,细腻的描写,农夫对药芹的那份特别的喜好跃然纸上。霍宝华说,当地的农民因为种植药芹,收益颇丰,腰包也缓缓鼓起来。

成片散发着独特清香

家住兰苑65岁的李桂兰奶奶,每周至少要坐两次公交车去石塔农贸市场买一大堆新鲜的蔬菜回来,其中必有药芹。李奶奶说:“我跟老伴血压都高,听个偏方说,药芹根洗干净泡水喝可能降血压。”

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霍宝华,也是曲江街道施井村的一位村干部。施井村始终都有种植药芹的传统,随着城市的开发,农民变市民,可他们仍心心念念那成片的、披发着奇特幽香的药芹田。为此,擅长写作的霍宝华还专门写了一篇《药芹》的文章,发在友人圈里。